孫繼海:在中國踢球心很累 足球沒站起來卻先富起來

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孫繼海來卻先富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

比如大陸橋(837492.OC),中國踢球公司2014年隻有0.24萬元的淨利潤,2015年淨利潤同比增長了355倍,達到846.97萬元。數據表明,心累足大多數“僵屍股”在“僵屍”階段停留的時間都不會太長。

孫繼海:在中國踢球心很累 足球沒站起來卻先富起來

掛牌時間超過三個月,球沒站起起來既沒有成交也沒有融資的企業,讀懂君稱之為“僵屍股”。這意味著,孫繼海來卻先富新三板有三分之一公司是“僵屍”。目前3760隻“僵屍股”中,中國踢球有1848家是因為沒有流通股才淪落為“僵屍”,還有1912家企業已經有流通股,卻沒有成交過。但這不是恐怖片,心累足而是喜劇片。因為這些“僵屍股”,球沒站起起來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麽差。

沒有流通股的1018家企業中,孫繼海來卻先富在有流通股之後“複活”的企業2015年營收中位數為5562萬元,孫繼海來卻先富營收增長中位數為19%;淨利潤444.13萬元,增長中位數為34.60%;而沒有“複活”的企業,營收中位數為3505.36萬元,營收增長中位數為9.23%;淨利潤中位數為191.17萬元,淨利潤增長中位數為16.86%。這批企業2015年平均營業收入達到了4.64億元,中國踢球平均淨利潤達到了4251萬元。我們目前400人規模,心累足我至今沒有自己的辦公室,坐在一個普通工位上,每次遲到也都會在各個微信群裏報備。

05可能我誤解了溫城輝的本意,球沒站起起來也可能他本就是一名特別尊重員工的創始人。因為我擔心這篇文章會讓很多人對創始人產生誤解,孫繼海來卻先富甚至造成員工和管理層的對立,我不想背這個黑鍋。我擔心這篇文章會讓很多人和我一樣產生誤解,中國踢球誤解創始人的動機和初心。在我眼裏,心累足創始人和其他員工一樣,都是創業者,是同盟的關係。

02說了失敗的例子,再說一個成功的案例。後來我們奇跡般地打贏了官司,公司也迎來了快速增長。

孫繼海:在中國踢球心很累 足球沒站起來卻先富起來

昨天除了馬雲爸爸的文章,被禮物說的裁員內部信意外刷屏了。但既然是同盟,就需要有平等,有了平等,才會有尊重。出乎意料的是,那一年沒有任何骨幹離開,所有人都非常團結。但在這篇文章裏我卻看不到任何真誠的反思。

在前年的觸寶年會上,我做了一場激情演講。最終我們選擇了坦誠相對,召集了公司的所有Lead,告訴大家我們麵臨的危機,並坦言需要大家的患難與共。他說那場演說讓很多員工產生了誤解,認為是公司對自己的不信任。我要求下屬做到的,我也必定以身作則,沒有特權。

特別令人意外的是,我的本意是針對那些業績不達標的員工,卻打擊了優秀員工的積極性。為了快速發展,畫餅、打雞血、甚至洗腦式的激勵是不可避免的,可有時候做過頭了會適得其反。

孫繼海:在中國踢球心很累 足球沒站起來卻先富起來

當你站在一個居高臨下的角度去說教時,他們的第一反應可能是:又是套路!如何做到有效的激勵,這是一個很難的課題。在決定撰文前,我糾結了很久。

的確,文章的觀點挑不出什麽毛病,創業就是高風險,創業公司需要吸引的就是那些願賭服輸的人才。可仔細讀完這篇文章,我卻覺得哪裏不對勁。當時我們剛完成紅杉的C輪融資,我的大意是要淘汰那些混日子的人,激發大家的創業精神。更重要的是,優秀的員工都有獨立思考,更需要尊重。回想起當年的演講,我的口吻和溫城輝的文章不乏相似之處。這篇文章采用了極端的觀點,或許是為了激勵那些擁有相同價值觀的人,或許隻是一場話題營銷。

但讓人不太舒服的是文章的語氣,始終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口吻。員工不是傻子,大道理每個人都懂,說多了就讓人覺得假。

我自以為那是一場成功的演說,卻發現一些原本非常積極主動的優秀員工反而開始懈怠,甚至紛紛離職。當觸寶的海外業務高奏凱歌時,我們被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告上了法庭。

03作為創始人,當然希望公司成功,不僅僅是為自己,也為投資人和員工不難理解,孫正義原計劃的巨額投資和驚人估值跟魯賓的背景密不可分。

文末給正在融資的創業者一個提醒講完了這個案例,希望給正在融資的創業者的一個簡單的提醒:盡管從行業慣例上來說,專業投資人跟創業者達成意向性的“君子協定”之後,如果沒有正當理由通常不會退出投資,因為這是一個不太光彩的做法,而且通常是一種例外的情況;但是創始人應該意識到,這種投資意向實踐中仍然存在很大的或然性,所以在融資之前以及融資過程中都需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和計劃,預防投資人最終不投資的結果,盡量避免萬一被放鴿子之後將自己逼到無米下鍋或者裸奔的境地。 圖注:2016年12月,孫正義向特朗普承諾在美國投資500億美元(遠景基金1/2的金額),創造5萬個新的就業機會。不可否認的是,在早期風險投資項目中,投資上億美元的VC通常都會要求獲得公司董事會的席位,但對於規模高達1000億美元的遠景基金來說,這樣的投資金額僅僅占基金總規模的1‰,不要求委派董事聽起來也很合理。所以,原本計劃投資“安卓之父”魯賓的智能手機創業項目之後,孫正義還曾承諾軟銀日本子公司將為魯賓的高端智能手機在日本提供強大的營銷支持,這可能是一般的投資人無法提供的資源支持。

孫正義不會不知道行業規矩,但他為什麽還會這麽幹呢?知情人士透露,孫正義撕毀這1億美元的投資計劃部分原因在於孫正義與蘋果公司(“安卓之父”魯賓的友商)之間的關係日趨緊密。譬如,知情人士透露,遠景基金對軟銀所有投資額在1億美元以上的項目享有優先權,這樣的安排有利於新基金的募集和利益保護,但其他基金利益可能就會受到不利影響;如何平衡基金管理人(GP)與出資人(LPs)之間的利益:GP使用其他基金投資LPs的友商即使能夠避免產業LPs被迫出資資助競品的情形,卻最終在下一次募集新基金的時候很難直麵產業LPs,得罪這樣的投資人還可能會損失掉通過產業LPs收購或跟投為基金“接盤”的機會,所以不排除眼光“長遠”的GP可能會麵臨放棄這類投資的驅動力。

將時鍾快進到一個月後,也就是2017年2月,盡管投資事宜已經經過了幾個月的談判,孫正義還是義無反顧地在最終投資合同擬定的關節退出了投資交易。消息宣布之初,除了軟銀集團承諾的250億美元,沙特阿拉伯王國公共投資基金(“PIF”)已經承諾了450億美元的投資。

不幸的是,對再次創業的魯賓來說,這次首輪融資本來已經是囊中之物,但孫正義據稱在蘋果承諾投資遠景基金之後又仔細反思了一下這個項目,在風險投資交易中很少出現意外的最終投資合同擬定環節毅然叫停了投資,為了蘋果生生地放了安卓之父魯賓的鴿子。他在80年代初回到日本,將軟銀從一家軟件分銷商再造成為一家技術和電信的巨頭。

這裏筆者忍不住跑題重申一下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的“融資秘笈”:早期創始人可以不懂估值,但是一定注意首次融資所釋放的股權比例(簡法幫已經見到不少讓出20%-60%股比的頭疼案例),尤其是公司A輪之前的融資,創始人應當盡可能將投資人的股權比例控製在10%左右。這可能是很多投資基金麵臨的問題,基金的投資人中有產業資本,也就是特定行業或領域的大公司,就形象地稱為“行業巨頭”吧。document.writeln('關注創業、電商、站長,掃描A5創業網微信二維碼,定期抽大獎。從孫正義看投資人的複雜投資決策據稱身價高達170億美元的孫正義在中國早已大名鼎鼎,他在中國投資了阿裏巴巴等等諸多互聯網項目,至今仍然是阿裏巴巴上市公司的董事。

當然GP可能同時管理多隻基金,不同基金的LPs構成和比例通常不會完全一致。如果融資的時間的確緊迫,可能就要考慮是否同意給投資人排他權利;或者一個月的排他期可以,但是六個月的排他期公司也許就很被動了;如果排他期過長,能不能變通地想想:是否可以讓投資人在簽署投資意向的同時或稍後,就先通過可轉債或其他方式先到位一部分?我們無法得知安卓之父魯賓是否做好了從軟銀方麵融資失敗的準備,畢竟魯賓不是普通的創業者,他在2015年創立的孵化器和風險投資公司PlaygroundGlobal同時也是他的智能手機創業項目的支持者。

據媒體報道,“安卓之父”安迪·魯賓(AndyRubin)的智能手機創業項目在起草正式融資文件的最後階段被軟銀CEO孫正義放了鴿子。該創業項目旨在生產高端智能手機,對標三星S係列和蘋果的iPhone,但這款手機至今還沒有正式發布,原計劃2017年春季發布,趕在蘋果2017年秋天發布10周年紀念版iPhone之前。

 圖注:“安卓之父”安迪·魯賓與軟銀CEO孫正義簡法幫在2016年12月29日《創業者防坑手冊:麵對強大的資本力量,你該如何正當防衛?》一文中這樣提醒創始人:對於創業者來說,糾纏投資人最終決定不投的理由是否正當意義並不大,重要的是有沒有做好事先的計劃和安排,來預防投資人最終不投資的結果,無論別人不投的理由是否正當。通過眾多並購,他現在控製了美國和日本電信市場的很大份額。

王曉南
上一篇:華爾街:iPhone可能依然會降價“防滑”
下一篇:想聽最標準普通話?別去北京,要去這縣城